异乡到异乡 荷兰到新加坡转职经验 ▲XChange知识共享计画。(图/XChange) 图文/Xchange 海外工作一直都是许多人的一个工作选项,特别是这两三年,海外工作的种类从早期的电子产业外派、打工度假,转变成投递海外工作,许多网路软体产业人才也开始寻找海外机会。我两年前到了荷兰 Booking.com 担任产品经理,这次转职,从荷兰来到新加坡的 Grab,从异乡到另一个异乡。上次的经验算第一次出海,对出海有许多的陌生、惊恐,这次从欧洲回亚洲,因有了之前的经验,在转职动机、转职準备、海外生活等,都有不一样的心态。我想,随着出海的人变多,那一定会有人开始想「出海,之后呢」?这样从异乡到异乡的经验,可以分享给 XChange 的朋友们参考。 转职动机与考量 不管在哪工作,设定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目标,是知道何时该往下一步的关键。 若说第一次的工作目标是了解大型跨国网路/软体公司成功之道,以及他们如何管理与营运跨国、跨文化团队,偏「我能得到什幺」、「学习他人的成功经验」。这次转职,有很大的考量面向是「市场发展性」与「我能提供什幺价值」。 为什幺会有这样的转变呢?我认为,不管在哪里工作,设定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目标,是知道何时该往下一步的关键。每个工作者都应该定期检视自己目标达成的状况,在 Booking.com 工作较上手,团队也较稳定后,我回顾自己学到了什幺:我深度的参与了多项产品专案的探索发想、设计、开发与上线。从过程中,第一手观察到大型公司如何投入资源做前期研究、市场分析,如何有步骤、有条理的安排产品蓝图,如何协调组织资源进行开发,如何透过与使用者研究员合作验证早期概念,或透过公司自建的 A/B testing 系统验证产品假设,如何与跨国团队讨论上线策略、做在地化推广等。当初设定的目标,俨然已经达成大半。所以正好是个机会来思考下一步。当然,每个人在思考未来时,不会纯粹只有职涯上的考量,也会有家人、私人因素。我首先确认自己会回亚洲就业,接着,就职涯面,这次在思考转职时,我更多的是思考: 1.哪些市场在可预期的将来会有大的成长动能。 2.哪些类型的公司我可以发挥所长,贡献更多价值。 针对第一点,世界上有需多区域、市场的网路渗透率尚低,因此有很大的成长空间。东南亚是其中一个离台湾较近的区域,根据 Google 与淡马锡的研究,东南亚的网路经济产值会在 2025 年达到 2400 亿美金(2018 年底为 720 亿美金),预期成长 3 倍之多。在这样的前景之下,许多资金大量涌入此东南亚,造就了很多网路独角兽,新创发展也很蓬勃。我认为,每个人在工作期间能参与的风口不多,例如 2000 年 .com 时代,2010 年的行动浪潮、中国互联网起飞,都是一些大时代的浪潮。当然,不是说身处浪潮就一定会成功,但在浪潮中,获得的机会肯定比较多。 至于第二点,我很清楚知道在 Booking.com 学到的,大型网路公司营运之道、A/B testing 等大多方法论,在较早期的公司派不上用场,比较适合在有一定规摸的组织规模,才能发会最大的效益,也是我最能为未来公司加值的地方。综合以上考量,就把求职範围限缩在东南亚成长性较高的中大型组织。 我想说的是,每个人海外求职的目标不同,想得到的东西不同。这件事情,是每个海外求职者在求职前都必须先想过的问题。此外,也可以先想好目标达成后的下一步为何,如果跟现在求职方向差太远,也是一个很需要即时检视的地方。 转职準备 了解求职市场的薪资福利基準与生活开销是求职者的基本功课 由于这次转职,不是第一次海外面试,不是第一次谈海外薪资,不是第一次办海外工作签证。因此在準备起来,并没有太多出乎意料的地方。不过还是有一些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。 1.薪资讨论 一般来说,若非外派,海外求职会以当地薪资为讨论基準。若原所在地薪资低于求职地很多,对求职者来说,重点在于如何争取接近当地薪资的水準。相反的,若原所在地薪资高于求职地很多,对求职者来说,重点在于如何保有接近原本薪资的水準。听到很多从欧美(特别是美国),因薪资远高于亚洲就业市场,多数人能获得高于当地市场水準的薪资。 因此重点就是了解当地薪资基準与自己的筹码。关于了解当地薪资部分,看所得平均这种数字太笼统,在贫富差异较大的地方,很容易被极端值所影响。一般会建议到 Glassdoor 看求职市场相似职务、职阶的薪资範围。关于自己的筹码,能为自己加分的,大概有两个面向,一是跟职缺的相关性,例如若某公司在找搜寻相关的产品经理,若求职者有搜寻产品相关经验,肯定会大大加分。同时,市场较稀缺的资源,也容易成为加分条件,例如在美国 Google 总部做过 AI,美国经验、Google 这个大牌子与 AI 这个热门词,对许多公司来说都是很稀缺的资源。 回到薪资讨论,若无特殊筹码,那争取到接近当地薪资水準算是很合理的结果。若有筹码,则可讨论往上调整。新加坡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就是税率相较欧美低(新加坡所得税级距),因此求职者可以先换算「税后」所得,比较求职地与原本工作的差异,以提出较合理的薪资期待。 2. 搬家人生 许多身旁的朋友,在第一次出海之后,就慢慢得成为数位游牧民族,从第一个异乡到第二个异乡,逐市场机会而居。有人会觉得很心酸,长年无法回台,但我认为这就是个人的选择,有好有坏,不可能什幺都要。在成为数位游牧民族之后(?),搬家就成为常态,对生活的影响,我自己就尽量成为一个「轻资产」的人,少买了很多大型用品(家具),再买很多东西之前,也都会想说这以后带得走吗?卖得掉吗?一个有趣的数字,当时从台湾到荷兰,因公司有补助海运,带了 40 箱个人物品,这此从荷兰到新加坡,只带走了 15 箱。此外,以新加坡来说,居住空间是比较小的,以相同的租金来说,新加坡市区能租到的房子会比荷兰阿姆斯特丹来得小一些,大家在评估求职市场,也可以上网比较两地的生活开销。 海外生活 把握与异乡朋友相处的时光,学习喜爱不同国家的文化特色 在荷兰生活真的是很特别的经验,大多数的人每天骑脚踏车上班,五点多回家吃饭,假日到公园或邻近城市、国家旅游,生活相当惬意。在荷兰工作的期间,结交了许多工作上的朋友、生活上的朋友,在当地也有一群可爱的台湾同乡定期聚会。大家因工作而相聚,把握与异乡朋友相处的时光,因为你不知道大家下一刻会在哪。 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,我在新加坡已经工作了快半年。若要简单比较两地,工作方面,荷兰阿姆斯特丹与新加坡都有相当比例的外籍人士,网路软体产业都很缺工程师、高技术性人才。多元性部分,Booking.com 有超过上百个国家的员工,Grab 也有来自数十个国家的工作者。英语是共通的工作语言,大家操着不一样的口音,有着不一样的文化。生活方面,从温带来到热带,从欧洲回到亚洲,习惯的湿热、随处可见的亚洲食物、令人熟悉手摇饮料,都让新加坡成为很容易适应的地方。每个城市都有其优点与缺点,也没有一个地方比得上故乡台湾,学习喜爱不同国家的文化特色是海外工作者的课题之一。 很多人想出海,也有人已经出海,在思考下一个机会。不管你是哪一种状态,这边从异乡到异乡的分享,希望能对你有一些帮助。 XChange 台湾最活跃的网路产业工作者社群,自 2016 年成立三年以来,持续推动实体互动式讲座 #产业大聚 与 #海外工作同学会、产学串接专案 #数位内容大使、知识型长期职涯共笔 #Medium知识共享计画,从线上到线下,凝聚网路圈海内外人才。核心成员近 100 人皆以业余时间远端协作,举办 30+ 场实体讲座,影响人次 5000+,并于 2018 年末于上海、北京、东京、雅加达、新加坡成立 5 大海外分社。